• 热点
  • 图片
  • 科技
  • 娱乐
  • 游戏
  • 体育
  • 汽车
  • 财经
  • 搞笑
  • 军事
  • 国际
  • 时尚
  • 旅游
  • 探索
  • 育儿
  • 养生
  • 美文
  • 历史
  • 美食
  • 当前位置: 小苹果范文网 > 娱乐 > 正文

    第五人格魔术师 「第五人格/短篇/甜」大魔术师(上)欺诈组

    时间:2018-07-12 20:02:12 来源:小苹果范文网 本文已影响 小苹果范文网手机站

    (原本是短篇的玻璃夹心糖,但是太长了,所以分成几次发。本章是糖)

    (对的,万众瞩目的欺诈组终于来啦)

    (这是一个新坑的开始!)

    作为孤儿院里最大的孩子,我每天都在为我们的生计而发愁。前不久,当一位太太正给艾玛施舍时,我偷走了她的钱袋子。之后他们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了消息,故意叫人来找茬,于是我的左眼什么都看不见了。

    这让做这行勾当的我更加艰难,也更加谨慎。我开始频繁出入附近的马戏团,因为这里人多,而且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舞台上,方便得手。

    不得不承认,他们的演出很有趣,可是我无暇顾及。马戏团的招牌是一个白胡子老头儿,专门表演逃脱术——就是戴上栓铅球的脚镣,把自己沉到一个大水箱里,再从上锁的水箱中逃出来。他表演一百场,一百场都掌声雷动,我也多少能有收获。

    有一次我来时,发现他的助手换成了一个穿着长风衣的年轻男人。这家伙很狡黠,眼神总轻快地跳着步子。当我把手伸向别人的后腰时,他笑眯眯地盯着我。可恶,我怎么总也躲不开他的视线!没办法,我只得装作是认真看表演的样子。白胡子老头儿拿出他那根小铁棍,在水中划一划,脚镣便奇迹般的自己解开了。他吐出几个气泡,念念有词的样子,忽地,他就湿漉漉的站在台上鞠躬致谢了。

    第二天,那个混蛋依然盯着我,害得我只得空手回去。已经快断炊了,我拿仅有的钱买回些陈旧的食物,看他们狼吞虎咽。我年纪大些,饿一天没什么。

    于是我不得不转移阵地了。第二天,我找出我最好的衣服穿上,企图让自己在大街上显得正常一点。唉,好吧,我知道我看起来蠢透了——皱巴巴的西装,歪歪扭扭的领带,邋遢的衬衫,还带着一顶脏兮兮的贝雷帽。

    幸好没什么人注意到我。正当我准备拿走一个画着东洋画儿的提包时,那个家伙(他一直偷偷跟着我!)一把将我拽过来,勾肩搭背地和我聊天,也不嫌弄脏了他的衣服。
    「第五人格/短篇/甜」大魔术师(上)欺诈组

    (图片来源于半次元,作者:百斩离,已授权)

    “伙计,想我帮助就直说嘛,不要不好意思。你看你,都在台下缩了好几天了。”

    “是吗?我虽然窘迫,但......”

    “唉,不必多说了。我几次看见你想挤过人群来找我呢,都放弃了。走,先和哥们儿喝两杯去!”

    我起初不懂他什么意思,但他却一直给我使眼色。于是,我只好真的像他的哥们儿一样,和他去了附近的酒吧。那里只提供简餐,但我敢打赌这是我自出生以来吃得最好的一顿。有些好心的餐馆老板会允许我们吃顾客的剩菜,但在店里逗留是绝对不可能的。我们那里的其他孩子,除了艾玛,应该都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。

    看我吃完后,他又要了酒。我不知道白兰地算不算烈酒,反正我喝了没几杯就觉得天旋地转了。

    “如何?走,去我那儿过夜吧,别老在街上躺着。”他的声音很微弱,仿佛从很远的地方飘来。

    我迷迷糊糊地答应了。

    第二天早晨我醒来时,他正站在床边笑眯眯地看着我。

    “哇啊,什么情况?”我坐起来,发觉衣服被换了一套。“我怎么会睡着在这里?我在外面过夜了?等等,你昨天怎么回事?我现在又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“别急,别急。你昨天喝醉了,我把你带回了我家。是的,你昨天在这里过的夜。我昨天那样做是因为你被几个条子盯住了,我在替你解围。哦,我帮你换了套衣服,你不介意吧?”

    他的衣服对我来说有点大了,但是总比我那件好。至于他所说的昨天发生的事,我不是很信。

    “但是,你为什么?”

    “额咳,”他笑笑,“哪有为什么。看你是孤儿,就可怜你而已啦。”

    “那,我该怎么回报你呢?我没钱。”

    “那个不重要。看,我也没钱,但不一样肯把你当朋友吗?我是瑟维.勒.罗伊,一个魔术师。”

    “可你分明是个助手......好吧,我叫克利切.皮尔森,记住了。”

    瑟维陪我一同回到孤儿院,并给了我一些钱。“非常感谢,先生。”

    “说什么感谢呢?多来看看我的表演就好了。”

    “表演?可你只是助手啊。”我耸耸肩,“再说,魔术也算不上表演吧,都是骗人的。”

    “我的小克利切,你真是坦率到让人吃惊,”他依旧是笑着,“也许别人的魔术是骗人的,但我的魔术可是货真价实的。总有一天,我也会变成真正的大魔术师。”

    “祝你好运,先生。”我在其他孩子们的惊叹声中与他告别。我猜他们没想到我能活着回来。

    “克利切哥哥,昨天大家都好担心你。”艾玛扑进我怀里,我要微微蹲下才能抱住她。“乖,没事的。那位先生是个好人。”

    逃脱术仍然是每天在演,不过人少得多了。瑟维帮我找了一份马戏团的杂工,每天都有些收入。虽然不多,但做起来舒心又安全。

    瑟维似乎对他的老师——那个白胡子老头,有些不满。我一直没觉得有什么,直到......

    那天,一如既往地,他们在台上表演逃生术。可是这次传来的不是掌声,而是惊叫。当我跑上前看时,瑟维的老师已经溺亡在水箱里。

    我是在社会上混大的,就算只有一只眼睛也能看出破绽。有个皮肤略黑,头戴蓝白头巾的青年很不对劲,他很是惊慌失措,像在躲避什么一样。我上前拦他:“喂,刚才发生了什么?”

    “我?我什么都没看见,什么也没有。我是说,什么都没发生。”

    “说吧,你知道什么?”

    “什么'知道什么'?”他压低声音,“拜托你别吵了,我不想让那家伙听见。

    “谁?”

    他左顾右盼,确认安全后悄悄告诉我:“那个助手。他对锁动了手脚。”说罢,便匆匆走了。

    我的脑袋“嗡”了一声。瑟维,为数不多的给予我帮助的人,居然用卑鄙的手段害死自己的老师?

    我木讷地回到后台,瑟维正拿着他老师的魔术棒,嘴角有一丝笑意。我正要开口,他却抢先说:“克利切,现在这根魔术棒归我了。知道吗,我现在是一名真正的魔术师了!”

    “是啊,大魔术师!你难道做这么多,就只为了一根破棒子?我倒是明白了,你确实是个骗子!你根本不会什么厉害的魔术,因为所有的魔术师都这样!”

    “不,我说过我不一样!你看......”他跑出去捧回一抔黄土,放进一个礼帽里。“看好,我要开始了......”他将魔术棒对准礼帽,口中念念有词,显出努力的样子。奇迹发生了,一棵小苗破土而出,转眼间长出枝叶与蓓蕾。花芽顶端露了红色,接着慢慢绽放出一朵娇艳的玫瑰。

    “呼——”瑟维长出一口气,精疲力竭的样子。

    “什么嘛,至于这么累吗?”

    “你不懂,真正的魔术施法时很消耗精力的。来,这个送给你。”他伸手轻捏着玫瑰的茎干,它立刻就断了。

    我拿着玫瑰,不知该说什么:“这,这不是男人给女人送的花嘛,不觉得很奇怪吗?”

    “咦,玫瑰是爱的象征。我把我的爱送给其他人,有什么奇怪的?”他笑着摸摸我的头,“况且这证明了我是个魔术师,对吧?”

    “嗯,是是是。大魔术师,你的魔力真厉害。我想知道,你是否对我施加了让我爱上你的魔咒?”

    瑟维哈哈大笑起来:“我的小克利切,之前我看见你的嘴唇张合会很害怕,因为它们老是吐出让人尴尬的词汇;而现在我看见你的嘴唇,却只想吻上去。”

    说罢,他低头看着我,俯下身。

    ————我是可爱的分割线————

    来源:(b站/博爱党员薏禾君)

    • 生活居家
    • 情感人生
    • 社会财经
    • 文化
    • 职场
    • 教育
    • 电脑上网